当前位置:首页>全部分类> AS Doll 萌寵系列> 山海经-灵狐/华莲 小狐狸本体

山海经-灵狐/华莲 小狐狸本体

商品价格:¥850.00元

会员价格:会员登录有折扣惊喜

商品编号:PT416091

商品重量:195

上架时间:2016年09月30日

商品库存:25

购买数量:

 编号

  PT416091

 默认手型

  -

 展示娃肤色

  微透雪肌

 默认脚型

  -

 默认眼珠规格

  16mm

 贩售方式

  不限定

高cm 宽cm 长cm 重量g
12.2 7.2 12.3 194.3
辅助说明
发布时间 2016-09-30 设计师 AS POWER TEAM
裸娃默认配置
-

 











 

【身世故事】

山海经青丘之狐——华莲灵狐
狐珠救弟返狐身
幸得神女救回魂
两心相悦成知己
战火风云报恩情

位列水族十仙之首的冰夷,应凡间一场求雨的祭典,水族圣女冰夷敛了仙踪落入凡间。布雨结束后,冰夷看着眼前从山坡上滚下来的二人,感叹道:“青丘之狐,不分雌雄,容色出众。”这两只长着毛茸茸小耳朵的小妖,虽浑身沾满了泥浆确更显清雅。
冰夷不动声色,敛着睫毛居高临下的望着二人。
被抱在怀中那个,虽闭着眼睛,气息却平稳。然而,嘶着牙,保护着怀中睡着的小妖不让冰夷靠近,另个泪汪汪眼波流转的小狐妖……冰夷微不可查的上前一步去探他的仙元,不禁在心里唏嘘:放着不管便是死路一条了。
冰夷有个不为外人知的爱好,就是对圆毛喜爱的紧。青丘狐可是不容易遇见的绝色圆毛……
她蹲下身子,将手伸向泪眼小妖怀中闭着眼睛的少年。
小妖突然将怀中的弟弟紧了紧,向后挪了挪屁股。冰夷的手停在半空:“我是水族圣女冰夷,路过此地,你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妖道:“今晨突然瓢泼大雨,我外出觅食,弟弟看我一直不归甚为担心就出来找我,没想到滑入水塘就……呜呜呜”
冰夷道:“你们这幅样子便是我不做什么也活不久了,现在才害怕是不是有点晚了?”
“你叫什么名字?”“……华莲,仙子可否救他!”
不等华莲反应过来,冰夷的手已经触道岄的身体,以她的手为中心,晶莹的薄冰开始包裹岄的身体。
华莲看着岄,脸上分不清是雨还是泪,微弱道:“他这是……”
待岄的身体整个被裹住,冰夷才缓缓道:“你的修为所剩无几了,便是都给他了吧?”
华莲点点头,冰夷召了仙障将岄围住,眼神才又转向华莲,默了一默问道:“自己还剩几许寿限,知道么?”
华莲呆然道:“只要岄得救,便是我用我的命去换也无妨。”
冰夷看了他半晌,平静的问:“他活了你死了和你活着他死了有何区别?”
话一出口,原本毫无波澜的脸上突然一片惨白,华莲抬起脸望着冰夷,蓄在眼眶许久的水星就那么无声的落了下来……
“你,跟我走吧。”
华莲不解的看着冰夷。
冰夷起身用法术清理干净裙摆的污泥:“本宫保你一条命还是有法子的。”华莲又望向仙障中的弟弟,冰夷继续道,“他虽虚弱,身体却无大碍,过不久便会醒了。在这罕无人烟的荒山之中,本宫的仙障自会护他周全。待你恢复后,还怕你们二人没有重逢之日么。”
华莲还在犹豫之际,冰夷已捏诀驾起一团祥云,干脆道:“考虑好了吗?留下便是生离死别,跟我走兴许还有重逢的一日。”
然而她却没有给华莲考虑的时间,正欲驾云离开,虚弱的华莲跌跌撞撞爬上了云头。

再睁眼,华莲正卧在一朵祥云上,身边是青色的天空,少女的发尾被风吹起落在他脸上麻麻痒痒的。
他抬手想去拨开头发,才发现落在脸上的是一只白色毛茸茸的爪子。终究还是支撑不住,现了原型。
听到细微响动的少女回过头,眼角撇着他,先是愣了愣神,而后伸出白玉般的手轻轻抚上他的头顶,讶然道:“青丘九尾的真身原来竟是如此可爱。”
又腾云了不多一会儿,他们落在一丛仙山的府邸前。华莲抖抖毛将要跳下云头,却被一把揽入一个怀中。
他抬头望了望,正对上冰夷睥睨下来的目光。夕阳从她的身后照过来,看上去像她在发光一样,皮肤白的几近透明。
方降了云头,府邸前便出来两列仙子,规整的跪在门前:“恭迎殿下回府。”
冰夷将华莲往上抱了抱,凑在他的毛耳朵上小声道:“我与家人分邸而居,只要你不露出九条尾巴便不会有人怀疑你的身份。”
走兽的听力向来灵敏,冰夷挨得近,吐出的气息纷纷落入华莲的耳中,幸好现在他用的真身,没人看到他毛下一张通红的狐狸脸。
待冰夷走进府邸,方才迎接为首的仙子笑盈盈的走过来:“殿下布雨辛苦了。又是何处猎来如此讨喜的一头灵狐。”说着上前要伸手去接过华莲。
冰夷躲过她的手,将华莲揽紧了些。
仙子柔声哄道:“殿下先去用膳吧,婢子将它安置在后府。”
冰夷抱着华莲往正殿走,道:“不必了,他住在我的寝殿便可。”
做神仙的,本是不用吃饭的。可是闲来无事的时候不吃饭日子就显得格外难打发。是以,神仙也还是有个一日三餐的规矩。
晚膳过后,华莲由服侍的仙子抱着送往府邸最大的一处院落。
寝殿多是白色为主,镶卷云纹。殿中有一兽形香炉,飘飘渺渺的吐气。冰夷性子冷,却是对装饰穿戴、置物摆放无一不讲究的很。
待安置好他后,仙子就一直在喋喋不休讲他们的主子。
华莲在一丛软垫上卧下,倒也听的有滋味。
冰夷生来仙胎,为水族十仙之首。自小极得父君和兄长喜爱,因天族这些年相当太平,只领了个水君的闲职。
领这个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他们这位水君年纪虽小,性子虽冷,却是个极爱管闲事爱看热闹之徒……
仙子扶了扶额,继续道:“所以,殿下的父君便给了她这个职位,方便她到处走动。”她转身去给香炉里添了些香料,又回身将华莲身子下的软垫拍的更彭松,“而且我们殿下,十分喜爱圆毛。”

圆毛?华莲在心中想到:正因如此才救了我么?
“姐姐可是又在讲本宫的八卦。”沐浴完毕的冰夷已换了一身白衣,带了条精致的抹额从殿外走进来。
服侍仙子急忙屈膝行礼:“是婢子多嘴了。”然后便退了出去。
冰夷瞧着华莲,瞧得他有些不自在,将要开口说话冰夷便伸手揽了他自语道:“竟虚弱的说话都都不行了么?”
华莲呆愣了片刻,鬼使神差的狐狸声哼唧了两下,将出口的话咽回了肚子。
冰夷抱着他坐在床上,手中捏起印伽:“我且渡修为与你,护一下你的元神。”
接着,华莲觉得狐狸肚子里升起一股凉气,起初有些寒意,渐渐便清清爽爽的睡过去了。
在水君府的日子可以用舒服惬意来形容,华莲想起以前总是和岄一起担惊受怕的日子简直恍如隔世。不知道岄现在在哪呢……是不是也在这样想念我……
每每想到伤情的时候总是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就是少女自言自语的嘀咕:“做狐狸也没几个像你的,时不时还一副伤春悲秋的形容。”然后华莲心中的阴霾就瞬间烟消云散,哼哼着在那个怀抱中寻个更舒适的角度闭上了眼。
华莲刚恢复原型并不是不能说话,因着冰夷分外爱怜的神态便装作连话也不能说了。每日入夜后冰夷都要渡他一些修为,渡了一些时日后也疑惑:“还是不能说话么?”起初还偶有罪恶感,想着如此博取同情实在不该。渐渐的,华莲发现即便不能说话,他和冰夷之间似乎也不存在沟通上的问题,那些罪恶感也一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除此之外,府内的仙子们对他也是照顾有加。原本听服侍仙子们说,冰夷性格冷清,对府内布置要求极为苛刻,物件摆放的位置甚至一草一木都不能有丝毫偏差。因此,它刚入府时,总在散步时被服侍仙子们拎了尾巴捉去,小声告诫不可四处走动不可破坏园中花草不可招惹来山中的狐朋狗友。
每当这时,冰夷就适时的出现,对仙子们说由他去吧勿须管制他,别让他受伤即可。
华莲也奇怪过,为何冰夷对他的行踪总是了如指掌,后来从仙子们的闲谈中了解了。仙子们是这么八卦的:
“从前都说殿下喜欢圆毛,可没想过这么喜欢。”
“怎么说?”
“前几日我看见先前殿下从外面猎回来的那头小灵狐在园中玩耍,殿下就悄悄在一片儿花丛后观望呢!眼神可是着紧的很!”
“说起来我也见过几次,那头小灵狐不管到哪,咱们殿下都悄没声儿的跟着呢。”
“想是灵狐刚猎回来时半死不活的,殿下就格外上心些。”
“啧啧,我可是没见殿下对啥事儿上心过。”
“听说狐族惯会魅惑人心,咱们园子里这头长得也是灵巧的很……”
“别胡说!”一个仙子打断了另外一个,接着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长得再灵巧毕竟也没修炼成人身,咱们殿下总不能对着只狐狸……”然后又是一阵笑。
“那可说不准!这些灵物修炼成人形还不是早晚的事嘛……”
话没听完,华莲就隐入草丛中悄悄地溜走了。
自打那以后,他见了冰夷总有那么些不自在,就像棵狗尾巴草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时不时地让他心痒难耐。
又过了些时日,冰夷收到了降雨的诏书。
临出发时,冰夷对他说:“你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就一道去吧。”
府中的日子过得虽然自在,久违的远行还是让华莲兴奋不已。第二次踏上冰夷的祥云和第一次的心情完全不同。
第一次是忐忑、哀伤和对未来无尽的迷茫,这次却是满心的期望与欢喜。
然而到达目的地时一腔的热情瞬间被浇的火星子都不剩。华莲瞧着满目荒夷,耳闻哀鸿遍野,竟有些不太敢相信。
他用湿润的鼻尖拱了拱冰夷的手,那里还紧紧攥着九重天上降雨的诏书,冰夷顺势抚摸了他一下,眼神却是冰冷的:“是这里没错。这里……一定刚经历过什么天灾。”
将要降下云头,就见天边飘来浓浓的一朵黑云,谁的真身在黑云中若隐若现。不等华莲反应,冰夷就腾云而去。待走进,冰夷的脸又冷了三分:“瘟神?”
黑云中一身乌红色袍子的神仙瞧见冰夷走进,先是眯眼瞅了半天,然后一拍大腿道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水神家的闺女吗?”
冰夷没有答话,瘟神讨了个没趣:“小一辈的神仙里属你这个女娃最会端架子。快带着你的灵宠去别的山头玩儿,我这执行公务着呢。”
瘟神应了他的封衔,凡是公务,必然是降灾来了。可是冰夷不解,为何她和瘟神都被派到一处地方了。
就把降雨的诏书递到了瘟神跟前。瘟神皱眉瞧了瞧自己的,又瞧了瞧冰夷的,半天才道:“这天帝老儿做事可够狠的,让我来散播瘟疫又派你来降雨。”
这下华莲明白了,潮湿和雨水正是瘟疫滋生的温床,必然会让病情传播的更快……
“哎呀呀,这是造了什么孽。”瘟神在一旁唏嘘道。
“为何会如此?”冰夷突然冷冷的问。
瘟神瞪大眼一脸戏谑:“我还当是你这女娃子不会说话呢!”
待对上冰夷的目光又没趣道:“据说这村子里刚上任的地方官是个不信鬼神之人,新官上任三把火,就把村里供奉的祭台一并拆了。哎哟咱们天帝也是孩子气的很,这就一言不合……你要做啥?!” 瘟神突然拦住冰夷,眼看着她将召雨的黑云散了,“你该不会是想救他们吧?!”
冰夷不理,作势要降下云头。
瘟神苦着脸急道:“姑奶奶你这可是要范天条的呀!”

下集待续

 
没有找到相关评论
会员 类型 购买数量 PRICE 购买时间
zxc****cvb 1 ¥850.00元 2018年06月12日
没有找到相关的私养图片
天使工房中文店 淘宝店 官方论坛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英语) 한국어(韩语) 日本語(日语)
Copyright © 2013 AngellStudi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使工房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53186号

会员名

密码

验证码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