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全部分类> AS Doll 限定收藏>收藏紀念>幼年系26-27cm> 二版星座体炎帝BB

二版星座体炎帝BB

商品价格:¥0.00元

会员价格:会员登录有折扣惊喜

商品编号:DL617014

商品重量:2000

上架时间:2017年01月23日

商品库存:0

购买数量:

6分英伦黑色短发

¥85.00元

6分星座体古风套装/炎

¥388.00元

6分鎏金锦缎白靴

¥120.00元

二版6分炎帝BB(妆)

¥300.00元

6分娃娃A身体妆

¥120.00元

14mm密纹琥珀色眼珠

¥98.00元

已选配件价格:¥0.00元 注意:搭配套餐不参与打折

 编号

DL617014

身体类型

6分少男(素体)

默认手型

官配

默认脚型

官配

展示娃肤色

实心普肌

贩售方式

限定99体

默认眼珠规格

14mm

头围

16.5cm

辅助说明

【限定说明】
二版华熙BB星座体和6分体合计全球限量99体!
优先购买的亲棉包将免费升级为限量龙纹金银锦缎包,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6分头使用星座体时请尽量在脖子上加垫片,这样BB的头部可以更好的摆出各种角度和姿势哦~

发布时间 2017-01-22 设计师 AS POWER TEAM

【身世故事】

《杏》

空气里还带着冬季的薄凉,而早春的杏花已开始争相盛放,看着枝上点点粉白的花朵思绪仿佛被带回了从前,遥记得那年初春也是如今年一般比往年略凉,回忆里漫天的杏花,还有那个有点弱质纤纤的小皇子。

初次见面的时候华熙还不知道炎是皇子,他们在皇宫太学院里的小花园遇见,炎在暗处被几个比他高大的男孩子包围着,而自幼习武的华熙恰逢少年凛然时,见几人轮番推搡实在看不过去就上前帮了他。虽一开始炎不领情,但是同在太学院念书哪怕不是同一个师傅,也还会经常遇见。

华熙后来又撞见了几次炎被人欺负的事情,本来他并不想再管那个不太讨人喜欢的家伙的闲事但是最后总是看不过眼,就这样两个人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开始熟稔了起来。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镇国将军的孙子单名一个熙字,你直接叫我华熙就行。”
“我叫炎!呃……叫我阿炎就好了,母亲都是这般叫我。”
看着这个被他帮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别扭少年,吞吞吐吐的自报家门时,华熙虽觉有所古怪却也不多问:“初次自我介绍就要叫的如此亲厚有失礼数,不过你不介意的话就让我叫你阿炎吧。”然后露出小臂上的伤挑眉一笑,“而且我们也不算不熟。”

待他们再熟悉一点的时候华熙才了解到,其他嫔妃子嗣欺负炎时,他或许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总有自己的方法报复回去的,用他的话来讲‘借刀杀人,方才上计’。那时候华熙才知道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书呆子男孩儿,不单单是个会背四书五经诗词乐律的主儿。在知道他还通晓兵法,地理,韵学和算数的时候居然还让他有点敬佩。
“阿炎你其实厉害啊。”
“都是些纸上谈兵的东西。阿熙才厉害。武功好,武艺招式一点就通,兵法布阵的随机应变也甚为精妙。”
“我是武将家出身,爷爷说,‘为将者前面担着士兵的命后面担着百姓的命,三思而后行是对一般人的要求,咱们是士兵,兵贵神速。’所以战场上不能犹豫也不能停止思考,每一刻都是人命。”
“华老将军真是了不起。”
华熙摸摸后脑有点害羞的笑了起来:“阿炎我教你武艺吧。”
“之前太学的武艺师父看过,说我的根骨不适合学武。”
闻言华熙哈哈大笑起来一掌拍在阿炎的背上,差点把他拍岔气,“我难不成还指望你上战场打仗么,强身健体而已。”

…………………………………………………………………………………………


初春乍寒,太学院的师傅和学子接连数人感染了风寒,鉴于太学院的学生都是贵胄出生,院长让学生在家自习,定期交返功课便是。华熙和炎今日一并交赋师傅布下的课业。华熙虽和众学子一样最近不用来太学院,但是作为武将家的孩子,这些时日也并未闲着,隔三差五在营中和众将士一并操练。见到许久不见的朋友,炎难得的话多起来拉着华熙说起了他近日的听闻。
“阿熙我和你说。听说西面城门出去大概数里处有一片竹林……”
“你可不要胡诌!西城门外六里处绵延出去难道不是杏花林?”
“你且听我说完呀,传说那片杏花林有妖怪的妖术,那妖术在下雨之时便会解开一阵,随后将出现一条通往竹林的小径,听闻那片竹林并非常世之境,先前误闯进去的人,几乎没有活口能再走出来的。”
“你听谁说的这事,说是没活口那人又是这么知道这事?”
“前两天有个行脚的说书人讲的,说是自幼生长在京城年轻的时候误闯了那片竹林,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发现自己身处在茫茫大漠之中,幸得一波斯商队相助才没有死得不明不白。”
“说书人讲的那都是故事吧!编的!”
“是真的,那人说当时自己身无长物和商人们讲起此番经历,却被当做成了遇难的说书人,在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的状况下,他把这个经历当做了自己的故事,一边做着说书人一边行走于西域诸城,辗转数十载终于回到了这里。他还有一片蛇鳞,巴掌那么大,说是那个竹林里的大蛇妖的鳞片。他说他讲过无数故事却是这段亲身经历印象最深,还感叹人们对没见过的东西都随意否定实在很愚昧。”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你骗谁呢?” 突然插话进来的声音是经常围堵阿炎的小霸王。

“我没骗人!”

“那蛇鳞你去拿来我瞧瞧,你能拿来我就信你。”

“那是那说书人的宝物,况且日前那人已经离开京城了。”

“果然是骗人的,说那人走了什么的,其实就是拿不出证据而已。”

“没骗你!我见过那鳞片,剔透的淡青色。折着太阳的影子似波光粼粼的湖水般煞是绮丽。”

“反正你拿不出证据随你说好了,不过是些骗小孩子的鬼话。”

炎气恼不已,可刚一开口话就被华熙截去了,“不就是一片蛇鳞吗?给你取来便是。那位离开的说书人不好找杏花林不还在嘛,看这天近日应有大雨来袭,天一落雨我们就去。”

“哟,华家少爷这是又要帮这小子出头啊。听我一句劝要是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谎言,华老将军要是知道了必会大为光火。”

华家老将军一生征战沙场最厌恶神鬼异怪,这事在京城是很出名的。华熙是他的孙子,要是传到老将军耳朵里怕不是吃一顿排头能解决的事情。炎低眉细思,觉得不妥,“阿熙,我自个去就行了。”

“怕他作甚!没事儿,我跟着你去。”

正如华熙所言不出两日,雨开始飘了起来,两人备好了干粮和武器,骑马出了西城门。
一路出去雨自小变大,到达杏花林的时候已经是倾盆大雨,粉白的杏花被打落一地一路延伸到林子深处,仿佛一条引路的巨大白蛇。

在杏花林里走了许久,雨依旧没有变小的迹象。却也没见那说书人所讲的竹林甚至是和竹子相似的植物也没见到,更别提亭子小院之类的地方,唯一让人觉得异样的是这些花木的位置好似不论怎么走,总是能看在最合适的位置看它们开得恰到好处,仿佛是谁为了赏玩而栽种的。
“阿熙,我总觉得这里有几分怪异。”
“嗯,所见略同。如果没听过那故事我可能就觉得是个漂亮的花林。那故事以后看法就不同了。”
“越美丽越危险。”
“嗯”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找个高点的地方俯瞰下这里面的地形。到了高处往下看去,他们才看清这野生杏花林为何有那种异样的违和感,那些看似野生的杏花树,按照某个图形异常整齐的排列着,犹如刻意安排栽种而为之。在华熙还在考虑着排列方法略有些眼熟之时,却被炎的一声惊呼打断了思绪,“阿熙快看,那边的湖里好像有什么!”

华熙定睛看去那是个不大的湖泊,湖水绿的深沉却犹如镜面映照着四周的景色让人看不真切,但是那湖中确是有什么白色的东西蜷曲着仿若一条大蛇。

两人费了几分功夫才走到了湖边。走近了才知道不是这湖泊不大,而是湖底里有东西太庞大,阴影影响了它的距离感。在湖中沉着的东西确是一条大蛇或者说曾经是,而现在它只剩下森森白骨沉在这湖中。
“果然要这么大的蛇才撑得起那种巨大的鳞片。”
“阿炎,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华熙拍了拍炎的肩膀,叹了口气:“下水去看看有没有沉下去的鳞片吧。”
“别急。”炎拿出包袱里的拿出荷叶层层包好的生肉往湖里一丢去,那肉‘噗通’一声沉了下去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是干什么?”
“这湖里有鱼有水草表示这湖水没有问题,但是这么大的蛇却在这里死成了白骨,如果不是这大蛇选在这里作为安息之地,那就只可能是这湖里有别的什么东西杀了它。”
华熙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有什么东西能杀了这么大的蛇啊!?”
“传说有种鱼,个头不大却是成群结队出现,所到之处血肉无踪。”
“你直接说结果吧。”
“没事儿,这蛇应该是自然死在这里的,我们下去找鳞片吧。”

……………………………………………………………………………………

两人比想象的中更快的找到了落下的鳞片,那是片带着珍珠般温润光泽的鳞片却在日光下通透晶莹美丽的不似人间之物。想着终于达成目标的两人待回神才发觉他们高兴的太早了。湖边的杏花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参天青竹。
竹林里大雨似乎已经停了,天也比外面亮了不少。但比起大雨中带着杏花香气的幽暗树林,微光下仙雾缭绕的竹林却充满了静瑟的紧张感。

“看来我们现在才真正到了竹林里。”

“哎呀~真是稀客啊,帝之子与龙之子居然一起来到我这一方小院落。”

“何方妖孽?还不快给你爷爷我华熙将军现身?!”华熙一个箭步挡在炎的身前,对着空无一人的竹林大喊道,那十多岁稚嫩的小身躯也立马挺直了腰杆。

那声音不大,恰恰只是他们能听清楚的音量,却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完全听不出说话者究竟身在何处。

“妾身乃是这方院落的主人。”声音如百鸟齐鸣一般的空灵悦耳,近在耳尺,但却琢磨不到方位。
“既然是家主为何不现身来相见。”炎皱着小眉头打量着四周。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完全没有回答炎问话的意思顾自说了下去:“两位自湖中取走的乃是妾身家人之物什。作为难得的客人并非不能让两位带走,只是这天下没有白来之物,想必两位也是知情识趣之人。”
“你想要什么?”炎问。
“妾身要的不多,只是一枚雀鸟蛋。”
“一颗鸟蛋就放过我们还让我们带走湖里蛇妖的鳞片?有这么好的事情?”华熙对蛇妖的说辞很是不屑。
那声音轻笑:“去把蛋拿来,我便换回给你。”说罢华熙的脚下一空。
“阿熙!”
炎看着刹那间开启的空洞和随即又恢复成最初样子的草地。凝神思忖,冷笑道:“特意支开阿熙,这只怕不是去一枚普通的鸟蛋吧?”
“炎少主所言甚是,那雀鸟并非俗物,那蛋自也不是常世之物。”
“我会竭尽所能的为你取来以交换吾友。但是我要附加条件。”
“哦?,你这小娃娃有什么筹码能和我讲条件。”
“那鸟蛋只有我能去取,算不算筹码。”炎涨红了小脸蛋,仿佛憋住了最后一口气回答道。
只听四周所有的竹林似乎被清风吹过一般,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而那声音的主人只是一直轻笑却不回答。
“那异鸟应该是生长在这林子里的,而且一直都在。你是这林子的主人利用法术藏匿于杏花林中法术应该不弱,外面的杏花树隐晦的摆了个奇门八卦的阵法可见你也并非愚钝。一个法术不弱又不愚钝的蛇妖,却要我这个人去取的东西,一定是只有人能做到而人外之物做不到的。”
“或许我只是不想以身犯险,拿你当替死鬼呢?”
“你叫我炎少主,你知道我就会知道我不胜体力。刚刚下水取鳞已经耗费我不少力气,哪怕如此你也选了我去而非体力甚好的吾友,可见这并不是难取而是只有我能取得。”
一声竹叶哨远处飞来一只金红色的长尾雀鸟,“既然知道便快去取来罢,以免时间太久了你朋友闷死在我的坑洞里。”
炎瞬间脸色转黑,朝天瞪了一眼便跟着那鸟儿跑了起来。

………………………………………………………………………………………………

“你的理想抱负,你的愿望期许,我都可以帮你实现。只是要用你余生的自由来交换。这雀鸟蛋就给你吧,就算不能护你一世平安也是个难能可贵的吉兆。”

“你不是想要吃这颗蛋增加修为?”

“我只想见他一面。”

“华熙他……”比人类略纤长的淡青色手指轻抵在了炎的唇畔,并非想象中的冰冷而是细腻带温暖如一般人类闺秀。
“炎少主是聪明人,有些事不可深究。妾身话尽至此你应该能猜到个中缘由。”
那手又收了回去,只空留一缕清竹的香气。
“你们快回去吧。雨快停了,再晚就要留在这儿陪妾身了。”
只听纱帐之后传来一声绵长的竹叶哨,之前那只金红色的雀鸟又再次出现,“跟着它,它会带你们回去。”
阳光自竹叶间洒落雨水已似绒毛一般轻薄,炎顾不得感受这变化赶紧叫醒华熙,还没等他完全清醒便拉起他跑了起来。
“怎么回事?喂!阿炎怎么了现下是什么状况啊?”
“我们现在在逃命,来不及解释了,其他的回头再说。跟紧那只鸟,不然我们就要和那个说书人一样,被丢去大漠了!”
“哈?那女妖呢?她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们?”
“我和她做了笔买卖!”
华熙闻言脚步一滞拉得炎也一并停了下来,“那女妖是不是用我的命要挟你了。”
炎看着华熙一脸铁青不由的笑了起来:“不是笔坏买卖。”
“妖怪的买卖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不会对人类平等的。”华熙眉头深锁,“我立刻回去找她,哪怕用命来换,也要把你们的买卖取消了。”
炎拉着转身的华熙,低首垂眉,“阿熙,你知道我是皇子的吧。”

华熙止步默不作声,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嗯。”

“我虽是嫡子,却不是长子,无论怎么努力也不怎么得父皇宠爱。我虽有满腔的抱负却不得志,而她会实现我的愿望,代价是我将永远不能离开京城,一直守护这座都城。这是我的选择,阿熙不必自责。”

华熙眼眶泛红,回身双膝猛然跪在炎的面前,肩膀略略颤动。那是他第一次给自己的挚友行君王之礼。

炎按住华熙的肩膀蹲在他面前笑的一脸开朗,“好啦,你别搞的好像生离死别一样行不行?”随后一把拉起他,“咱们得赶紧跑,不然真的要去大漠了!”

华熙深怕炎看到自己即将哭鼻子的模样,胡乱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回道, “嗯!也是!咱们跑吧!”

在充满雾气的微光竹林里那,雀鸟火焰般的羽翼犹如启明星,华熙拉着炎跟着那鸟儿一路奔跑前行。
“阿熙,我们还会是朋友吧?帮我守住这一次秘密好吗?”
“嗯!这一辈子都是阿炎的朋友!”
白光乍现,待两人眼睛适应了眼前的光明才发现他们已经出了那片竹林,再回头望去竹林早已不见,只有绵延的杏花灼灼盛放。

 














没有找到相关评论
没有找到相关购买记录
没有找到相关的私养图片
天使工房中文店 淘宝店 官方论坛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英语) 한국어(韩语) 日本語(日语)
Copyright © 2013 AngellStudi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使工房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53186号

会员名

密码

验证码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